首页 > 彝人文化 > 彝族婚俗

彝族婚俗



彝族婚事一般要经历两个阶段。第一阶段为议婚、订婚阶段;第二个阶段是接亲办喜事。


彝族男女青年双方,不论是否认识,不论是否有爱情,议婚都必须聘媒,就是聘媒人在男女双方说合亲事,目的是要征得双方家长的同意,一般都是男方请媒。而媒人做媒要经历以下几个程序。

1、垫酒。媒人第一次代表男方到女方提亲,需要带上一瓶酒,一筒红糖,九个染红的鸡蛋。如果女方同意了,会收下这些礼物,算是良好的开端,这就叫“垫酒”。

2、烧鸡吃。即立凭证。“垫酒”只是初订婚事,空口无凭,还得烧鸡吃。先是男家宰只公鸡款得媒人,男方家人与媒人共食,鸡腿是要让给媒人带回去的。然而,女家也宰一只鸡款待媒人,但必须是母鸡,鸡腿也要让媒人带回去,媒人在家里把带回来的鸡腿肉吃了后,将两家的鸡腿骨交叉成十字形,用五彩线绑牢后保管起来,作为两家订婚的凭证,也称作“鸡挂为凭”。有了这个“鸡挂”,双方无论如何是不能反悔的。

3、打财礼。“打财礼”既送聘礼,是婚事中一个必须的礼仪,也表示婚事进入一个实质阶段。择一个好日子,男家准备好一只红羊(用红色素把羊背染红),酒若干,一些鸡蛋和一定数量的“财礼银子”(现金),给女方送去。红羊表示喜庆,酒表示祝福,鸡蛋表示尊敬,而“财礼银子”当然是表示财富了。

在这四样财礼中,恐怕要特别说明一下送鸡蛋的方式和财礼银子的用途。装鸡蛋的筐不能是成品,而要现装现编。筐一大两小。两个小筐,底部能装两个鸡蛋就行了,然后一层两个,边装边编,有十来个即可封口。这两个小巧玲珑的直筒式筐装蛋,是专送给女方父母和叔、伯的。另外一个大筐必须是尖底漏斗行的,最底层装一个蛋,第二层装两三个,以后逐层增加个数,以保持筐的圆锥体。同样的边装边编,装的数量,要能满足女方至亲家族大小每人一个,包括送亲人在内,最后也要封口。这个尖底大筐,往往很大很重。至于财礼银子,是送给女方为新娘做嫁妆的。数量多少没有定,要看男方的财力,更主要的是要看女家的经济能力。如果女家经济能力强一般不计较财礼钱的多少,愉快的收下,用来置备结婚用的衣被、家具,还要做若干双男布鞋,准备过门后送给新郎的表兄弟们(参加簪花的)。如果这点钱不够用,女家会贴出来。如果女家经济状况不好,女家可以不收这份财礼钱。于是,新娘的衣服(数量和质量、规格由女方提出要求),床上用品及其它结婚必须置办的东西,就通通由男家负责,并且在接亲的头一天送到女家去,然后又随接亲队伍搬回来。待这些前期工作做好了,双方就可以通过媒人商量确定接亲的日子了。


第二阶段就是隆重的日子了。这一阶段也可以分为几个步骤。

1、簪花。簪花的日子是接亲的头一天。这天晚上,男方要请至亲的未婚的表兄弟来陪新郎,大家给新郎戴花,举酒祝贺。女方也是如此,姊妹在一起话别、祝福。两家都洋溢着喜庆热烈的气氛。所以,这晚又叫“花宵”。

2、正酒。就算接新娘的正日子。这天,也要分几段进行。

(1)接亲:男家要请一帮男青年(多是参加簪花的表兄弟)随新郎一起去接新娘子,这帮人叫“接亲人”。接亲的人去到女家大门口,礼节一番之后,新娘就出门了,和接亲的一起去夫家。女方会有包括媒人在内的送亲人送亲。送亲人必须全是男的,如果媒人是女的,也得让她的丈夫来顶替。送亲人一般是16人,不能少于8人,也可以多到32人。同路的还有给女家背、挑嫁妆的。大家热热闹闹地走在去男家的路上。

(2)拜堂:大队人马到了男家大门口后,送亲人就到此止步。由新郎家特聘的两位子女多的妇人,扶新娘进屋与新郎拜堂,拜堂只向上给祖宗叩三个头即可。然后,将新娘送入新房。这样,婚事中最重要的,也就是最关键的一环过去了,男家所有的人才算心头实在了。

(3)送亲房:新娘进了新房后,新娘由两三个亲友陪着,出到坝子里,向送亲人敬烟酒,然后由专人把他们送到“送亲房”去歇息。送亲房必须隔离着新郎家的房子,可以到邻家去借,也可以临时用竹、木、包谷杆简单围一个圈,像个“房子”就行。要紧的是,送亲房的位置必须低于新房,否则,新娘今后不受夫家管教、约束。送亲房里,除了有一堆火和铺在地上的草外,什么也没有。没有供坐的板凳,也没有供睡的被服。不是新郎家没有,而是风俗如此规定。送亲人要在这里歇息到第二天早饭后。他们可以在转耍,但绝对不能进新郎家中去,只有吃酒席时,新郎家派人来请,才能进屋去,而且吃完就走,不能停留。送亲人不能乱窜,但其他的人则可以在送亲房自由进出,和送亲人谈天、玩耍。晚上,男女青年就着火堆,对山歌直到天亮。

(4)挂帐子:新娘子进新房之后,当天就不能再出来。晚上10点左右,新娘的姐夫或舅家表兄弟要来给新床挂帐子,挂了帐子,客人们就应该陆续退出新房。第二天吃早饭时,新娘才以主人的身份出来陪男家女客吃饭,认亲戚。让众人承认她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。因新娘三天之内是不能出大门的,所以陪客时自己却不吃,力争三天之内不出门解大小便,实际上是做不到的,但表面上必须如此做出来给别人看。

3、喝“那五酒”。正酒的第二天,新郎家要把送亲人和接亲人一起请到家里堂屋头,分两排坐好。堂屋中间桌上放着筛子,里面放着送给老丈人、舅子等人的礼物,可以是衣服,也可以是布或钱。首先,新郎由两个人陪着向送亲人敬烟酒,新郎端盘,一个帮倒酒,一个帮递烟,同时说些礼仪性语言,然后,由送亲人敬接亲人的烟酒。这就叫做“喝那五酒”。喝酒后,男家会有一个人出来向女家某人(当然是个头面人物)交待筛子里的东西,某样是某人的。交待完毕,女家的这个代表人物端着筛子,大家一起退出堂屋。送亲人立即转回送亲房,按男家的意见,每个人取原属于自己的东西。本人不在,也要收好带回。片刻,男家又会配人来送烟、酒,并请大家上去坐。这是一个信号,送亲人至此才可以自由出入新郎家,才摆脱拘束在“送亲房”里的那种可怜状。要走,要耍,各人自便。

 

一场隆重的婚礼,到此全部结束。


渝公网安备 50010802002224号